狂狼夜啸踏草寻

夜安,请看看这儿。原id千草白夏
慎fo预警。
这里归纭渊,cn荨狼,叫我阿夜或阿狼就好,是个透明写手coser,玩语c,偶尔画点画,勉强算是个唱见。是只西伯利亚灰狼。
目前关注凹凸王者刀男。会po些乱七八糟的负能和吐槽,夹杂几张试妆超吃藕见谅。实力精分,自说自话。
墙头是雷卡锤焱惇云铠约!最近迷上了free真遥,梦百牛郎织女和月影兄弟真好吃呜呜呜呜【……】第五杰园鹿空佣医,全职于远高乔。paro狂魔,最爱狂情√是个喜欢人外的变态。
专卡是端一@HD一端反称,她超可爱我吹爆!!!
头像来自@赤盏_芥川幸福研究会,姐妹相认第二天产物噫呜呜噫疯狂打call!
拒绝ky,见一个撕一个:D
什么要骂我亲友?行啊那我就把你怼出圈。
扩列啊……那就这个,2662894329。
已和宿敌分号。
没了,谢谢看这里的你。

前几天拍片时的花絮,p4正片

夜刀:原po

黑角:折空

摄影:绝夜

5.4萌卡和小伙伴出的杰园悄悄丢一下
白纹cn荨狼(原po)
另一面cn杀殿
突然发现两个人都没带手套哈哈哈

掉粉time,虽然我本来就没什么粉丝。

从第五刚出来时就在玩,爆米花的那个活动是我喜欢上杰园的初衷,后面就越来越喜欢啦,甚至觉得可以一直爱下去。但是突然有一天,身边的小伙伴都开始排斥杰园排斥第五人格,甚至有列表想把我掰到别的cp去。最终只能默默闭嘴,偶尔打开lof吃吃粮。

今天在b站看了某个杰园的MMD,有条评论「它是初心,是以前最火的一对cp,开膛手的心里被一个花园里的女孩种上了花种」突然把我击中了。我想为他们做些什么,我很想为他们唱一首歌,只是填词翻唱也好,我想试试看。

没话啦,我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估计也不会有人看到吧。


悄悄纪念一下今天1923米英日

何其有幸


【极东/同人曲】挽月行

原曲:纺唄

填词:Aurora @糖翼Aurora

翻唱:原po

后期:虎斑工作室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咸鱼阿狼在坑底躺了八百年终于有产出了!【爆哭】

感谢太太的授权,这首词写的超美的!录的时候超级顺两遍就过了x

我正在5sing听 <草寻夜狼> 的歌曲<【极东】挽月行>,你也快来听听吧。 https://5sing.kugou.com/fc/16853070.html (更多好音乐, 尽在5sing原创音乐: https://5sing.kugou.com/poster/click?itemId=4)

手机党链接见评论√


与其说是片段不如说是脑洞的小段子,可能会发展成长篇x个别本家没给出名字的套用同人中常见的名字,ooc破天际【尖叫】


Fragment1


  等四人都进入地道后马提亚斯将入口封死,不放心地还在生锈的铁门上加了一层硬化。


  冷空气被隔绝在外边,卢卡斯身上的拉塞尔诺普特放射光已经消失,不过暴风雪还将持续一会。这是好事,至少短时间内他们能稍微喘口气了。


  「Hero讨厌冷天气。」美国人嘟囔着敞开外套将小个子的英国人一并裹了进去,满足地用下巴磨蹭对方沙金色地短发。


  亚瑟试图挣扎出来,奈何自家男朋友的臂力太过强大,最终只能妥协——对于薄脸皮的英国人来说在朋友面前和恋人亲热太过羞耻了。他咳嗽两声掩饰尴尬,想要向友人致歉的话语还未出口就在扭头的瞬间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卢卡斯踮着脚,拽住比自己高了不少的马提亚斯的衣领,两个人正在热火朝天地接吻。


  什么时候北欧人,不,是卢卡斯这么开放了。亚瑟震惊地转回来,将脸埋进阿尔弗雷德的怀里,后者不明所以但还是伸手戳戳恋人的脸。


  「嘿,亚蒂也想接吻吗!Hero很高……」

 

  「嗷!」


  一声痛呼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美好的幻想,亚瑟趁机从他的怀里钻了出去。


  马提亚斯揉着脸蜷在地上,他的左颊微微发红甚至有点肿,而造成这一切的卢卡斯则用袖口擦了擦嘴,末了还轻轻踢几下倒在地上不停喊痛的人。


  「代价。」卢卡斯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又指指躺在地上的,言简意赅对状况外的两人解释。


  「亲友你下手太重了……痛痛痛!」丹麦人作死地冲着自家搭档兼恋人的挪威人嚷嚷,被后者摁了一下发肿的地方再度哀嚎起来。


  这对伴侣还真是天造地设。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不约而同地想到。


Fragment2


  理想生活是怎样的?


  每天喝喝茶,下下棋,逗逗猫,和恋人调调情,无非就是这些。


  我们的大好青年王耀,芳龄26岁,提前步入老年生活。


  然而现在家里的另一位主人不在,自家弟妹也全被派出去了,他无聊得紧,只能端着茶杯坐在院里的桂花树下晒太阳。


  一只褐白相间的长毛猫跳上长发男人的膝头,睁着圆溜溜的浅色眼睛安静地仰头看向王耀。


  「小菊出差快半个月了,嘉龙还在北欧,晓梅那孩子又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瞎逛,濠镜也是,好好的家不回偏要住在赌场。」王耀一副老年人的口吻,揉揉猫咪的脑袋,「也就你愿意陪我这个空巢老人啦阿鲁。」


  猫咪迟钝地晃了晃脑袋,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它张嘴打了个哈欠,顺势往男人怀里拱拱。


  王耀哑然失笑:「别这样,小菊看到了怕是要嫉妒,指不定还会和我生闷气的阿鲁。」



  「还是说,你已经完全被猫的思维给同化了,海格?」


  被称作海格的长毛猫懒洋洋地抬起眼皮,张了张嘴,开口却不是软糯猫叫而是低沉的男声。


  「做猫,挺好。」像是理所当然那般,猫咪缓缓道,「自由自在,想什么时候起来,就什么时候起来……在屋顶上晒太阳,然后散步,累了,就接着睡。」


  「我喜欢,猫咪。」


  王耀赞同地点点头。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像一只猫一样生活啊——」中国人拖着长声道,「但现在的清闲只是一时的,你可知战争随时都会爆发阿鲁?」


  「……需要,我做什么?」


  海格沉默一会,坐直了身子。虽然依旧不习惯猫脑的缺陷,但不至于听不出这些话里的意思。


  黑发男人曲指在猫项圈的铃铛上轻弹,叮叮当当的铃声清脆悦耳。王耀心情极好地将茶杯中剩余茶水饮尽,茶杯随手一放。他把猫咪抱至眼前,一双琥珀色凤眼眯起笑得像只老狐狸。


  「一个好消息,海格力斯先生,你的身体有下落了。」


本来还想写个亲子分独伊场合的不过似乎会涉及剧透【。】

tag只打明显cp的,有人看出是什么AU吗【ni】


【锤焱/刀矢】凹凸元力武装女子学院⑥


#入了阿朝安利的锤焱坑打算自行产粮

#部分人设来自假酒群,其余脑洞产物

#也许会把自家女儿的元力武装放进去

#设定元力武装皆为女体,元力技能皆为男体【。】

#cp锤焱+刀矢,副cp有

#uu体欢乐向,瞎瘠薄写,博君一笑

本章预警:有糖拌刀片注意


关键词:未来


00

  学校上头那群老师不知道抽的什么风,把一群学生聚起来人手发了一张表,顶头就两个大字。

  【未来】。

01

  雷神之锤叼着根奶油味的棒棒糖对着白纸思考了半分钟,大手一挥,洋洋洒洒写下一句「老娘要逆天而行」后就算完成。

  看着周围人都还在冥思苦想,灰发少女难得中二一把,高调地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还觉得自己帅极了。

02

  流焱和凝晶思考了半天,骑士剑姐妹的想法差不多,无非是效忠于未来的主人,守护主人与其珍爱的人事物,保护弱小,惩戒邪恶。

  凝晶率先停笔,偏头看姐姐还在专注地书写。等流焱停下的那一刻凝晶耐不住好奇心凑过去看,前边与她的差不多,后面多了几句。

   「我还想守护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尤其是那个在我心中早已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的人。但是无论如何,作为武器的我会站在主人那一方。」

03

  大罗神通棍留下一句「不需要」就离开了,羽蛇神色复杂地看着金发萝莉的背影,也搁下笔追了上去。属于她的那张卷子上只有一行笔画分明有力的「追随强者」。

04

  场外的雷神之锤等到了心心念念的女孩,扑上去搂着人笑得张狂:「小流焱,之后我等着你来找我!」

  「毕竟有你的未来才是我想要的未来。」

05

  雪发大刀向来沉稳果断,却在写完标准套话后始终觉得不满意。她抬头瞄了眼身边的矢量箭头却正好对上视线,金发小女孩眨眨眼,回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烈斩愣了愣,随即也柔和了眉眼——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呢,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纵有千万险恶,也要护她到底。」

06

  「我要变得更强,保护烈斩还有主人!」

  这是矢量箭头的答案。

07

  「所以烈斩,你等等我好不好?」矢量箭头睁大天蓝色双瞳,巴巴地望着烈斩。就在几秒前,她告诉了雪发大刀自己的答案。

  少女弯腰抱住小女孩,在对方眉心轻吻。

  「好。」

08

  「找个心仪的对象最重要!」——by天使射手

  「保护姐姐并且看住她,还要偷偷帮她把把关。」——by恶魔之爪

09

  斗魔天刑也很快填好了答案,无非是那些套话。末了她冲星月刃点点头,起身出了教室。

10

  陆陆续续有人离开,一个小时后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星月刃把玩着自己的星镖,直到教室中只剩她一人时才停止。

  黑发女孩拉上窗帘,让教室处于昏暗。

  「学姐,可以了。」

11

  梦魇从阴影中缓缓现身,紫眸泛着诡异的光。

  「还得麻烦你,真的不好意思。」紫黑发少女轻声说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

  星月刃耸耸肩,提起纸笔:「那么,学姐要拜托我写什么?」

  「不必了。」梦魇轻笑道,「我没有未来的。」

12

  「我看到了流焱与雷神之锤的多次对决,明明那两人那么相爱却不得不执行主人的命令。」

  「我看到了烈斩为了矢量箭头而受伤,而矢量箭头则挺身而出保护了烈斩。」

  「我看到了大罗神通棍登上巅峰,羽蛇也遵守诺言一直追随。」

  「我看到了天刑被拉入深渊,无法挣脱,而无人拯救。」

  「我还看到了你,放心,你有个好主人。」

13

  梦魇似乎是累极了,她费力地解开脚铐和腰枷,下半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层紫黑色的雾,这样似乎让她感觉好些。

  星月刃担心地想要上前帮忙,却被制止了。

  「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在毕业前努力再多看到一点,为你们扫清障碍。」

14

  斗魔天刑倚着墙,听着里头挚友的话语不是滋味。

  「那个笨蛋。」

  银发少女握紧拳头,小声骂道。

  「先放弃未来的人才会失去未来吧。」

15

  除去各怀心事的几位元力武装,学校的一切照旧。今天的元力武装女子学院也很和平呢……大概。


tbc.

补充设定

梦魇:本体为黑色长柄战镰,末端弯钩一般用于挂灯,不属于正常元力武装范畴。娘化形象为紫黑色双马尾少女,紫色双瞳,穿着为学院标配制服和黑色连裤袜。日常活动时段为夜间,白天很少出现,作息时间与大部分元力武装相反。元力极其不稳定,手腕、脚腕、腰部、颈部皆有特殊材质的束缚装置【来自斗魔天刑】,甚至连发绳也是锁链。尽管如此还是不可避免元力泄露,会在接触面上留下黑色侵蚀痕迹。大规模的元力泄露会造成空间不稳定。


之前的车我都锁起来了!先避避风头,还有文我最近就不打tag发了随缘看到吧


【锤焱】一点小段子


#哨向pa,向导锤x哨兵焱

#是和阿朝还在酝酿的长篇的番外段子【……】时间线是正文前后

#复健ooc注意


*

01

  这是发生在正文时间线之前的事。


  那个时候流焱才刚刚觉醒,而雷锤已经带着无定在混乱区混了几年了。身为一个年轻的编外向导雷锤从来不会羡慕高塔中的哨兵向导们,甚至还觉得让他生活在塔的管制下还不如去死。


  现在看看,真香。


  而让某个定律发生在雷锤身上的必然条件就是流焱的出现。偶然的机会让雷锤去了混乱区的边界,隔着铁丝网看见了正在训练的小哨兵。不知为何就这么被吸引住了目光,雷锤在阴影中盯着焦糖发色的少年看了好久。训练结束后听力极好的灰发向导从他的同伴那儿听到了哨兵的名字——也就是流焱,从此就牢牢记住这个和他名字一样耀眼的哨兵。


  “……所以一开始接近我就没有抱着什么好想法吗,先生。”


02

  这是发生在正文时间线之后的事。


  每天早上雷锤都要抱怨“能不能不穿军服太拘束”然后被流焱强硬套上向导统一的白色军装外套。接下来是例行的早安吻——大概还有补偿成分在里头,亲热一会后该干嘛就去干嘛了。


  作为塔内次席向导,雷锤(被要挟着)每天都要去办公室报道。首席的箭头不干事,准确来说是不会干事——小姑娘脑袋瓜里似乎除了战斗和烈斩的事外什么都没有,于是批改文件的事情落在了雷锤头上。即使有无定的帮忙也没什么卵用,不擅长的就是不擅长。



  哦,他偶尔还要操心一下无定的人生大事。


  位于哨兵第三的流焱就要轻松很多,主要是教导新兵。每天都要和新生哨兵斗智斗勇,流焱都要觉得雷锤其实性格挺好的——当然是错觉。有时候雷锤偷懒溜过来抱着流焱充电时会被起哄,最后恼羞成怒的流焱只有把那群精力旺盛、野心勃勃的哨兵们都打一顿,才算结束。


  晚餐一般都选择回宿舍吃,塔分配的房间有料理台。雷锤会很认真的把所有东西都吃光,然后自觉地刷碗,有时候兴致来了会直接拉着流焱在大理石桌面上来一发,接下来有半个晚上的时间都花在这事上。


  “这不是加深我俩之间的联结了吗,而且小流焱也挺舒服的嘛。”


03

  这是发生在正文时间线之前的事。


  有段时间无定一直很疑惑为什么自家哥哥一直看向塔的方向,明明以前很讨厌那个地方的。


  直到有天小男孩闻到了雷锤身上有点陌生的哨兵信息素和那天哥哥一脸高兴的样子,无定恍然大悟了。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把嫂子从塔里抢出来。”


04

  这是发生在正文时间线之后的事。


  凝晶——流焱的胞妹,日常被哥哥与他的向导闪瞎。


  尽管她有自己的向导,但不知为何就是闪不过那对向哨。


  「明明我和哥哥一样强,阿冰也不差,为什么比不过哥哥和那个混蛋呢……」



大概是tbc?


【锤焱】抑郁日记

#一点点亲身经历,嘘

#日记体,医生锤x患者焱,医患爱情注意

#日常文不对题别揍我

#半小时短打,我终于想起来要产粮了【……】

*

20xx年9月30日  晴

  今天是患者住进病房的第十天。

  配合药物和心理疏导,那孩子终于愿意和我说上几句了。根据他妹妹的说法 ,患者之前是个很开朗的人,这倒是让我有几分兴趣多接触他。毕竟这个年纪的高中生不应该像这样,呆呆地坐在病床上看着外边。

  明天天气好的话,可以带他出去走走。

20xx年10月8日  雨

 

  今天是流焱住进病房的第十八天。

  那孩子说想要去看雨,于是我就带他到花园的棚子底下去了。他先是伸手去触碰雨幕,紧接着笑了——我对天发誓,我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笑容——他看起来纯真又可爱。他梳的整齐的长发搭在肩头,让他显得又不像实际年龄那般幼稚。

  有点糟糕。

20xx年10月29日  阴

  今天是小流焱住进病房的第四十天。

  他其实已经好得完全了,至少不会再像之前一样妨碍生活——不和任何人说话,不太会思考。那孩子现在能和护士们正常的交流,甚至有时候能把她们给逗的咯咯直笑。

  见鬼。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让他出院,因为这样之后的日子基本就见不上了。果断一点,雷神之锤,不然你会失去他的。

20xx年12月25日  雪

  圣诞快乐。

  今天是小流焱住进病房的第……我不记得了,管他呢,我需要冷静一下。

  很奇怪,那孩子一直没有提出出院,后续的治疗似乎也没什么进展,让我担心又高兴。我每天花上很多的时间陪伴他,而他表现得也很好——除了今晚。

  刚刚我去查房时,恰巧只有他一个人待在病房里,于是我就坐下来陪他聊了几句,然后很奇妙的,断电了。

我正准备询问他是否还好时,就感到有什么靠了过来——我猜是他,也只能是他。

 

  小流焱轻轻地告诉我一些事,包括他如何被同学孤立,如何被老师冷落,最后反应过来时已经是中度抑郁了。校园暴力在哪儿都不缺,但唯独找上这孩子,我就想把天上那几个老不死的拖出来揍一顿。

  我告诉他没有关系,我会一直在他的身边。然后我亲吻了他。

  ……写不下去了,让我冷静一下。

20xx年01月01日  雪

  今天又在飘雪,有点冷,明天记得套个毛衣,虽然那玩意容易静电。

  接着上回的写下去吧,讲真那情景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我吻了他之后不但没有被推开,还收到了意料之外的回应——那孩子知道张嘴,于是我就和他亲了五分钟多,法式热吻的那种。真他妈刺激。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我没问他是不是因为对我的依赖才产生的「爱情」,我只想拥有他。到现在我都觉得他好看的不行,尤其是那双鎏金色眼睛,明明还只是个孩子却已经能勾魂了。

  最后问一下,和未成年上/床判几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