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草白夏

在下阿夜,叫白夏也可以。
一条咸鱼写手,小透明coser。
冷cp爱好者,全职高乔于远初心。王者荣耀惇云安利吃不吃。
诶嘿嘿感谢关注~

江周pony
海妖江x独角兽周
这次有点赶,下次画一个海妖形态的江x
好久没画了别打我hhh
嗯其实设定还未完善,有兴趣可以来讨论啊xxx
好了顶锅盖逃hhh

今晚码吸血鬼江x黑手党性转周_(:з」∠)_梗来自群里太太hhh

救命qaaaaaaaaaq学考成绩要出来了在下好慌qaaaaaaaaq感觉要心肌梗塞了每一秒都是凌迟啊啊啊啊啊啊

【六十八色之普兰/郑徐】龙与兔子的和平相处指南手册

#六十八色联文,颜色普兰,cp郑徐
#西幻paro,大概会出一个系列
#羽龙郑x兔子徐,日常文不对题
#ooc破天际!!【尖叫】

*
  「往东南飞,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的命定之人。」
  郑轩懒散地乘着风滑翔,脑袋里不断盘旋着这句话。

  羽龙刚刚成年,按照龙族的惯例,所有年轻龙族都会被赶出龙谷,接受命运的指引去找到命定之人,经过无数历练直到能够独当一面。

  龙。听起来很炫酷,甚至在第三世纪成为力量的代表,但在第二世纪,各种族林立,强者不断涌现。龙族算不上数量庞大,在荣耀大陆也没有特别强大的龙族出现过——除了某个第一世纪就活着的,其余都和一线种族不分上下。

  银白的羽龙按照龙族预言家地指示,往大陆的东南方向飞去。就算没有尽力他的速度也很快,半天就完成了一半的旅程。
  阿波罗驾着他的黄金马车回到奥林匹克山,世界轮到阿尔忒弥斯掌控——天空逐渐变暗,星辰爬上夜幕。郑轩选择了降落,下方是一片树林,但愿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没。

  气流卷起空地上的落叶,跟随着旋风被送上半空。羽龙慎重地四处查探一番,确认没有危险才安心趴下,长满羽毛的双翅合拢盖住背部,长长的尾巴盘到胸前。

  但是胸口底下好像有什么不对。郑轩翻了个身,露出一团毛茸茸白乎乎的小团子。
小白团子像是感觉到了冷,往郑轩的地方挪了挪,靠在羽龙的胸前。龙族良好的感知能力让郑轩知道这是一只小兔子。

  「……亚历山大。」
  对此完全束手无策,谁家丢的孩子,也不看紧点?羽龙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只能任着小兔子窝着。

  算了算了。僵持片刻,最终羽龙选择了妥协。他小心地换了个姿势,将小兔子围在中间用翅膀遮住。

  「晚安。」

  徐景熙醒来时是懵逼的。

  为什么会被困住!!!

  白兔蹦跶几下试图撞开盖在头顶的羽毛,无奈于太过年幼力气太小,没有成功。这点小小的骚动倒是惊醒了大家伙。郑轩睡眼惺忪地挪开羽翼,刺眼的阳光弄得小兔子眼睛有些疼。

  「你好?」正在揉弄眼睛,冷不丁上方传来问好的声音。虽然带着疑问但还是要礼貌地回答,徐景熙抬起脸努力仰视对他来说太过高大的羽龙。

  「你好,请问你是龙先生吗?」壮着胆子,小兔子用他最大的音量问道,像是怕羽龙听不清一般 。

  郑轩将脑袋贴近地面,尽可能地用不会吓到他的声音说道:「是的,可爱的小兔子,你是迷路了吗?」

  白兔这才想起来自己会出现在这的理由。昨天和兄弟姐妹们玩得太疯,捉迷藏时竟不知不觉睡着了。夜晚的森林很危险,还亏得有这条龙的保护才安然无恙。
  「那个,谢谢龙先生。」徐景熙想到妈妈之前和他说过要有礼貌,于是用小爪子搭上羽龙的鼻头,「我叫徐景熙,龙先生,有什么我可以报答你的吗?」

  龙弯起眼睛,似乎在忍着笑意,半晌才调整好说道:「我是郑轩,如你所见,是条龙。」他展开翅膀向小兔子展示了一下,「不过是亚种的羽龙,没什么杀伤力。」

  光是身形就够吓人的了好吗。小兔子接住掉下来的洁白的羽毛,腹诽着。

  「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那就和我走吧?」羽龙撑着脑袋看着白团子,微微睁开的深色的眼中透着幽蓝的光,如大海般沉寂宁静而又包容。
  徐景熙像是被蛊惑一般,之后对郑轩的双眼一直念念不忘,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可惜后来郑轩很少睁开眼睛,理由是「懒」。

  羽龙将小兔子放到头顶,嘱咐他坐稳抓紧,双翼一振离开地面,很快升上高空。考虑到徐景熙还小,郑轩特意放慢了速度,带着白团子往东南飞去。

  考虑许久,郑轩最终决定,加入蓝雨兵团。一来方便磨练,二来也能让徐景熙平安的成长。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徐景熙也逐渐长大,从小白团子变成了大白团子,最终有了人形。
  第二世纪与第三世纪也开始了变更交替。人类学会了魔法与炼金术,原本弱小的人类迅速崛起,比异族聪慧的头脑中早已酝酿着可怕的计划开始逐步浮出水面。

  最先遭殃的是爱好和平的妖精。微草那边传来噩耗不断,据说是被灭了大半。

  接下来是皇风的卓尔,三零一的幽冥族,虚空的亡灵,无一不受到重创。

  战火很快染遍了大陆,龙谷将所有龙都召回试图庇护为数不多的龙族。
  和郑轩一样出自龙谷的黑炎龙于锋问他要不要回去时,羽龙难得地微微睁开眼睛收起懒散的表情,颇为认真地拒绝了。

  「景熙还在这里,我可要保护他。」

  黑炎龙闻言了然,拍拍羽龙的肩不再说什么。
  第二天就听说于锋离开蓝雨,去了大陆的西南。

  郑轩惆怅地望着龙谷的方向,直到日薄西山才回到蓝雨驻地。

  他的小兔子正在桌前整理药箱。自从对医学产生了兴趣,他就一直担任着医生的责任。
  郑轩从后面抱住兔子,将脑袋搁在他的肩上。徐景熙的人形比郑轩还高个两公分,这样刚刚好。

  属于兔子的长耳朵动了动,白兔迟疑一下,对于这个从小到大一直照顾自己的龙族,徐景熙总是没什么办法,郑轩又是怼他又是对他好,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当事人的他也不知道,尤其是最近他们的关系变得有点奇怪。

  「怎么了?」反手揉揉靠在颈窝处的脑袋,徐景熙关上药箱,对于这样的姿势有点不太习惯。

  「让我抱一下。」郑轩的声音闷闷的,「就一下,乖。」
  徐景熙妥协了,放松身体靠着羽龙。

  他只是累了。兔子告诉自己。让他抱一会也许就能减轻他的负担,那没有什么关系。

 

  蓝雨兽族还是迎来了战争。

死灵术士喻文州和豹族剑客黄少天率领着蓝雨众人展开了反击,原本富饶和平的东南土地也染上了鲜血。

  徐景熙在大后方救治伤患,偶尔能听到前线方向传来的阵阵龙啸。或许是错觉,但每当捕捉到啸声,他总能安心一些。

  羽龙作为亚种龙并没有强大的魔力,但胜在变通。不同元素融入魔法弹中通过枪械形成密集华丽的弹幕,掩护着蓝雨击退人类。
  郑轩推推风镜,抹了把溅到脸上的血迹。战况日益严峻,源源不断的人类投入战场,最令大家毛骨悚然的是,有魔族混迹在里面。

  「亚历山大,这样下去战线迟早要崩坏。」

  在包扎伤口时郑轩抱怨道,而徐景熙沉默着帮他折断的翼骨接好。羽龙今天在本体状态下被人类的器械击落,只断了翅膀算是比较好的结果。

  「前线有很多伤员吗?」白兔夹上夹板给断骨上了一层恢复术,突然发问。

  「嗯。」

  「人类真的那么厉害?」

  「嗯。」

  「你翅膀好之前去不了前线,是不是待在这里?」

  「嗯。」

  「那我去。」

  「嗯……嗯???」

  反应过来的郑轩一脸懵,拽住要往外走的徐景熙。
  「景熙你一奶妈上前线是作死啊!」

  从小到大郑轩都没有吼过徐景熙,这次是动了真火。然而他的小兔子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听他的话,固执地重复:「我要上战场。」

  「从以前开始,就是阿轩护着我。」

  「现在换我保护阿轩。」

  小兔子长大了。郑轩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松开手。

 

  战争比想象中的还要残酷。
  徐景熙躺在一道之前不知哪方技能轰出来的沟壑里,仰望天空。周围是人类与蓝雨兽族的尸体,可见范围内除他以外没有一个活物。和大部队走散,所属小分队全灭,还有比这更惨的吗。

  顶头有魔族经过,白兔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装死。然而他的功夫不到家,还是被发现了。

  发挥最快的速度跌跌撞撞地跑着,身后是低阶魔族的咆哮,前方很快就没了路,徐景熙有点后悔没听郑轩的话,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眼下之急是能活着逃走。

  当然,对于一个医者,还是只兔子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放了一个圣盾术试图阻止魔族的前进,脆弱的光盾一下子被击破,徐景熙就知道没得救了,闭上眼睛等死。

 

  「想什么呢景熙。」

  羽龙铺开弹幕,没经过枪械细化的魔法弹更具威力,瞬间将低阶魔族打成筛子。

  徐景熙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郑轩,羽龙的四爪上沾满泥土,翼骨上的夹板还好好的固定着,看来是跑过来的。

  「亚历山大,还好赶上了。」郑轩嘟囔着,猝不及防怀中撞入一团白团子。白兔紧紧扒在羽龙的胸口,小声抽泣着。羽龙只好揉着小兔子的脑袋,轻声哄他。

  徐景熙抬起脑袋,刚想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了嘴。

  好美的蓝色。
  黑水晶一般的眼瞳透着蓝,如同深海,平静中隐藏着温柔,普兰的瞳仁镶在其中。

  没事了。羽龙说着。已经没事了,放心吧。
  徐景熙大抵是累极了,点点头趴在郑轩怀里,两眼一闭竟是睡了过去。就算是成年的兔子,也轻得很,羽龙将小兔子放到背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蓝雨驻地走去。

  夜幕即将降临,恍若是与当年与小兔子初遇一样繁星满天。

  谁叫这孩子是命定之人呢。郑轩重新闭上眼,露出无奈的笑。
  我不管着谁来管?

FIN.

我归团啦——————果然还是女孩子最棒了www

让我忙完联文!!我就开全职pony!(你的坑真tm多。)

于是选择了娱乐圈表情包以及「拖出去斩了」_(:з」∠)_吃枣药丸

昨天江周群投骰子输了一次hhhhhh夹死饿饿老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输了一万字于是准备准备还债_(:з」∠)_然而我点文没写联文没写连载没写我已经是废了_(:з」∠)_
还债的文想好了,然而是个黑化文。
MACARON中毒产物。
让我先把联文搞定_(:з」∠)_

睡不着存个脑洞。吸毒ELECT过多产物。讲真这首是真的好听。
开车文,cp高乔和于远,两条线。会加入一些异色的能力设定。大概一直会开车。
paro是现代架空,也许是爽文?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_(:з」∠)_
宝贝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黑日么_(:з」∠)_

【于远】初遇

#西幻paro,和之前某几篇一个世界观
#想着该写些什么于是有了这个x
#霸王猇半兽人于x羽族混血远
#ooc破天际!!!【尖叫】

*
  坐落于荣耀大陆南部的百花谷迎来了新的客人。

  落花狼藉站在狭隘的谷口,两边深深的崖壁仅顶部能透入些许光亮,散不开的浓雾阻挡他前进的脚步——作为普通的兽族,他无法与带着毒性的雾气抗衡。

  有些焦躁地确认了时间,百花与他约定的时候将至,那群花妖应该派代表来接他了才是。

  霸王猇兜兜转转,想着日后该怎么和百花的花妖们打好关系,以至于忽略了气流搅动的声音。

  年轻的羽族徐徐降落,扑棱着翅膀轻巧落地。

  「抱歉,久等了。」少年单手覆上胸口鞠躬,开口道,「我是百花谷谷主花繁似锦,请多多指教。」

  看来百花很给自己面子啊。落花狼藉想着,也迎了上去:「幸会幸会,还麻烦谷主亲自来接我。日后还请多多担待。」

  尽了礼数后废话不多说,花繁似锦双手合十喃喃低语着,魔法阵自脚底生成,将二人传送至峡谷的另一端。

  与外边截然不同的风景吸引了落花狼藉。百花谷地如其名,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的鲜花,其中不乏一些名贵品种,甚至是只有史书典籍中才会出现的花草,在这里也有生长,难怪花妖们要让百花谷与世隔绝。

  半兽人甩甩尾巴,好奇地环顾着四周。

  远处黯淡的那片区域,想必就是百花谷的危急所在。

  「到了。」

  在前方带路的羽族少年在几株巨木前停下脚步,指了指隐藏在茂密树冠中的殿堂。

  「请吧,谷主。」

  温柔的嗓音说出的话令落花狼藉有些不解,他疑惑地看着花繁似锦,而后者也在回望着他,气氛一度凝固。

  「你不介意?」半晌还是落花狼藉先打破了沉默,问出了最想问的。

  花繁似锦怔了怔,随即露出温和的微笑:「当然。我还要感谢你来帮忙解决百花谷的事情呢,之前压力太大……听到有人来接替,我反而很高兴。」

  语毕,他展开双翼使身体悬空,示意别让长老们久等。

  落花狼藉现出兽形,黑色的霸王猇皮毛下肌肉隐藏着爆发力,深色花纹若隐若现,四爪尖利如勾,琥珀色兽瞳中流露出藏不住的野心。他低吼一声,窜上了树干。

  花繁似锦惊叹着新任谷主的力量,拍打羽翼跟了上去。

  落花狼藉灵活地在枝桠间跳跃,每一次都能准确而又稳健地落在树枝上。不多时他便到达了树冠的平台上。

  花繁似锦早已等候在那里,待落花狼藉化为半兽人形态,率先步入殿堂的大门。

  高处,花妖们的窃窃私语霎时停止,所有目光集聚在跟着羽族的半兽人身上。

  毫无畏惧地迎着那些目光,落花狼藉向前垮了一步,自信地仰起头。

  「我是落花狼藉。」

+++

  结束了权位交接的仪式,降为副手的花繁似锦看起来轻松了不少,说话的语调也带上了一丝轻快。

  羽族欢快地抖动翅膀,无意间落下的绒羽随风飘散。落花狼藉早就注意到一些不对,踌躇一会还是询问道:「花繁,你不是纯血的羽族吧。」

  原本心情很好的羽族一下子安静下来,沉默不语。落花狼藉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正欲道歉,就被花繁似锦制止了。

  「你说的没错,谷主大人。」花繁似锦淡然地说着,抬手拨开遮住耳朵的头发,露出一对尖尖的耳朵。是属于花妖,不属于羽族的尖耳朵。

  「我是混血。」

  毫不在意这个事实,花繁似锦放下头发,理理又遮住了耳朵。

  落花狼藉默然,在注重血统的百花谷,花繁似锦的日子肯定不是很好过。

  混血羽族拉过一边的藤条,指尖散发柔和的光芒,光溜溜的藤条上瞬间冒出花骨朵,开出洁白的小花。花繁似锦似是满意地点点头,松开缀满花朵的藤蔓。

  「就像这样。」他摊着手解释道,「因为既能像羽族一样飞翔又能像花妖一样控制植物,我意外的被长老会看重。前任谷主百花缭乱收我为徒,意在培养接班人,不过我想我让他失望了。」

  花繁似锦情绪低落,翅膀的羽毛也一下子黯淡,没精打采的耷拉着。落花狼藉看他失了神采,不知所措只能拍拍少年的肩。
 
  「现在还为时不晚。」半兽人坚定地说道,「百花谷还没有完全沦陷,那些暴动还在可控制的范围。」

  「请辅佐我。」

  闻言花繁似锦蓦地睁大眼睛,抬头就对上了与他相同的琥珀色眸子。心底某一根弦被拨动,竟是选择相信了眼前的半兽人。

  「我明白了。」羽族颔首行礼,「请多指教,谷主大人。」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