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狼夜啸踏草寻

夜安,请看看这儿。原id千草白夏
慎fo预警。
这里归纭渊,cn荨狼,叫我阿夜或阿狼就好,是个透明写手coser,玩语c,偶尔画点画,勉强算是个唱见。是只西伯利亚灰狼。
目前关注凹凸王者刀男。会po些乱七八糟的负能和吐槽,夹杂几张试妆超吃藕见谅。实力精分,我哪知道什么时候正常什么时候发病呀嘻嘻嘻。
PARO狂魔热爱各种PARO,凹凸cp主推锤焱雷卡瑞金双安,【雷卡】【瑞金】洁癖,是个耀厨。王者荣耀惇云only,刀男现在只爱后物狮虎,后藤是我儿子!!!【住口】第五人格杰园和佣医不拆,喜欢鹿头,班恩大叔真可爱【……】
专卡是端一@HD一端反称,她超可爱我吹爆!!!
头像来自@赤盏_芥川幸福研究会,姐妹相认第二天产物噫呜呜噫疯狂打call!
拒绝ky,见一个撕一个:D
什么要骂我亲友?行啊那我就把你怼出圈。
扩列啊……那就这个,2662894329。
已和宿敌分号。
没了,谢谢看这里的你。

【百日高乔/DAY65】某个魔女和使魔


#现代魔女图鉴paro,魔女高x魔女乔,小乔基本没出场
#不是性转!!!『原作设定有魔女之血的人不管男女,统称魔女』
#BE还是HE自由心证,有其他cp也自由心证
#超久没有写正经东西,大概是复健,一气打完的然而不知所云(。)
#依旧ooc破天际!!!【尖叫】

*
  重要的人所给予的,重要的事物,要好好保存。
 
  浅色雪花吊坠躺在掌心中,仿佛下一秒就会像真正的雪花一样融化。高英杰小心翼翼地把这枚吊坠挂在颈间,抬眼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好看吗?」

  吊坠的制作者点点头,肯定地回答「好看」,附以羞涩一笑。

  「我在上面注入了魔力,英杰会一直很幸运的。」

  「英杰,能麻烦你带我去一个地方吗。」

  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高英杰的导师叫住了他的得意门生。好学生高英杰当然没有拒绝,提起扫把熟练地念了段咒语,魔力控制着风让他骑在扫把上飘了起来。

  导师跟着坐在后头,升上高空后才开始指路。目的地是偏远的海湾,高英杰很少去那里,此时对于导师的目的有些疑问。
 
  「咒语很熟练,对于魔力的掌控力也很好,继续保持。」

  得到了导师的赞赏自然是会高兴的。高英杰小小的兴奋了一下,控制扫把平稳降落。乘客从后边跳下来,示意他跟上。

  不远处的小车站里已经有人在等待了,见两人出现,他挥了挥没有提着东西的手。

  「慢死了——小队长你怎么还带了人来啊——!」

  那人拍拍身边的座位,一副悠闲地样子。高英杰忐忑不安地坐在最边上,正出神时手中突然被塞了个柿饼。

  抬头便看到是那个人狡黠的笑。

  「你是他的学生吧,去年我听他说起来过——果然很优秀。」看起来和导师非常熟悉的男人说道,「不过再怎么优秀,签约两个使魔真的吃得消吗?」

  「欸?」高英杰一脸困惑,中间夹杂着吃惊。

  那人见高英杰懵懵的样子,也开始疑惑起来,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确被导师按着坐下。

  接下来就是两个大人之间的谈话,尚还是孩子于是被排除在外的高英杰则捧着柿饼,一个人沉思。

  他只有一个使魔,名为『木恩』的猫头鹰。

  家中倒是还有一只灰猫,不过那是属于乔一帆的使魔。说起来,有些时日未看到那团灰色的绒球了,没有那只使魔与他争抢乔一帆的注意力,竟有些不适应。

  完全没有觉得不对啊小高同学,与猫争风吃醋什么的。

  「那就明年见吧,记得下次早点保养好你的扫把,我还想看看小队长使用灭绝星尘的样子。」

  不知不觉间叙旧已经结束,那个人起身伸了个懒腰,与师徒二人告别后沿着公路往山的方向走去。

  从告别后就开始沉默的导师目送友人离去,突兀地开口:「其实他已经死了很久了。」

  高英杰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明明看起来像个活人……

  结果引起恐慌的始作俑者半句话都没解释,就自顾自地起身出了破旧的车站。回程间他也没有和他的学生说些什么,回到城市,导师邀请本要离去的高英杰去喝杯茶。

  「我们看到的那个,是他的使魔。」导师捧着茶杯,缓缓道,「大概是为了让我开心吧,变成它主人的样子,每年都来见我。」

  契约断开之后,使魔就可以回归它们原本的生活,完全不需要被束缚。

  「所以说,无论是主人也好,使魔也好,都傻的很。」导师眯起眼笑得意外的柔和。他把高英杰送到门口,最后一句话是:「有些时候,丢失的并不代表完全失去。」

  像是什么拨开云雾,高英杰条件反射地把手覆上胸口,却发现理应有条坠子的地方空空如也。

  一帆送的吊坠丢了。慌慌张张想要回去找,然而能找到的几率基乎为零。一想到丢了那么重要的东西,他就后悔得不得了。

  大概是刚刚骑着扫把飞的时候松了吧,好遗憾,这个再也不可能从那个人的手中拿到了啊。高英杰放下手,调整了一会情绪后依旧有些低落。

 

  「啊,欢迎回家,英杰。」开门便是熟悉的声音响起,乔一帆端着一盘菜匆匆放到桌上,小跑着过来迎接回家的恋人。

  高英杰和平时一样给乔一帆一个拥抱,只是感情与意味变了。他指了指乔一帆头顶的耳朵,三角形的猫耳扑棱了两下,被『乔一帆』用帽子遮住。

  「你不需要这样的。」高英杰温柔地掀开帽子,揉了揉眼前的『人』的发顶。

  「谢谢你变成他的样子,让我忘掉他已经不在了的事实,一寸灰。」

  『乔一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小灰猫。一寸灰垂着脑袋,大眼睛里隐隐泛起水汽,一副认错的样子。

  「喵……」对不起,不应该变成主人的样子欺骗你的。

  伸手捞起小猫放怀里顺毛,高英杰柔声安慰道:「你没有错,谢谢你。明明你已经自由了,却还要因为我留在这里。」

  「咪嗷——」主人肯定也希望你能活得开心些,每天哭丧着脸可不行。

  「差一点就要被你骗过去了。明天一起去看看他?」

  「嗷!」好。

  就算没了那枚吊坠,喜欢的感情也不会改变。高英杰把手放在胸口,没有摸到来自恋人的礼物,只有掌心底下心脏的跳动。

  呐,最贵重的礼物其实已经收到了哦。
 

END.
  也许会有一帆视觉的后续?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