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狼夜啸踏草寻

夜安,请看看这儿。原id千草白夏
慎fo预警。
这里归纭渊,cn荨狼,叫我阿夜或阿狼就好,是个透明写手coser,玩语c,偶尔画点画,勉强算是个唱见。是只西伯利亚灰狼。
目前关注凹凸王者刀男。会po些乱七八糟的负能和吐槽,夹杂几张试妆超吃藕见谅。实力精分,自说自话。
墙头是雷卡锤焱惇云铠约!最近迷上了free真遥,梦百牛郎织女和月影兄弟真好吃呜呜呜呜【……】第五杰园鹿空佣医,全职于远高乔。paro狂魔,最爱狂情√是个喜欢人外的变态。
专卡是端一@HD一端反称,她超可爱我吹爆!!!
头像来自@赤盏_芥川幸福研究会,姐妹相认第二天产物噫呜呜噫疯狂打call!
拒绝ky,见一个撕一个:D
什么要骂我亲友?行啊那我就把你怼出圈。
扩列啊……那就这个,2662894329。
已和宿敌分号。
没了,谢谢看这里的你。

【百日高乔/DAY98】玫瑰


#是哒我又来啦!ni
#几乎看不出是娱乐圈的娱乐圈AU,有错请见谅
#艺人高x花店老板乔
#BGM:许亚童—玫瑰
#ooc破天际!!!【尖叫】

*
  冬日午后的阳光明媚而温柔,宛若青年嘴角边地笑容。

  尚还带着些许孩子气,高英杰双眼微阖,眼底似是有波光流转,就像在想着什么美好的事情。

  青年身着白色长款风衣,灰色围巾看起来普通但搭配着黑色长裤与靴子却意外合适。最耀眼地是他怀中那捧明媚动人的玫瑰,仿佛在黑白灰的世界中唯有这抹艳红。

  高英杰捧着这束玫瑰,脚步轻快的像是即将要赴一场约会,而他手中的花就是最好的礼物。阳光在他棕色的短发上染出亚麻光晕,要融化那般温柔。突兀青年停下脚步,在原地停驻片刻后回眸抬手,湖绿的瞳盛满融融暖意令人发自心底的想要搭上他伸出的手。

  「很好!就是这个感觉!」

  摄影师激动地大喊,手头动作不停,快门按得听起来要坏掉。年近四十的资深摄影师满意地调出之前的照片,一张一张给身边的人看,一边赞不绝口。

  「王老师你可真发现了个人才!歌唱得好不说,镜头感也这么棒,这次拍得很顺利!」

  摄影师口中的「王老师」是高英杰的导师,王杰希。他看完了所有照片,伸手招呼自己的学生过来。

  「做得不错,英杰。」王杰希拍了拍高英杰的肩,看到青年露出腼腆的笑容。他借来摄影师的相机翻找一阵,调出一张照片指了指。

  「这张上你的表情很到位,能告诉我当时你有没有在想着谁?」

  原本因为被导师夸奖而高兴的高英杰瞬间微微一滞,他看了看那张相片。

  照片中的他正对镜头坐在椅子上,将捧花放在膝头,微侧着脸视线投向右下角。青年的脸上是苦涩的微笑,混合着怀念,期待,与爱恋。

  高英杰当然在想一个人。

  他在想着乔一帆。

  他的青梅竹马,他的挚友,他的初恋。

 

  高英杰和乔一帆在还是小孩子时就认识了,对门的邻居,两家的妈妈又是好友,自然而然的高英杰也与乔一帆有了交集。

  喜欢音乐的高英杰和喜欢花艺的乔一帆意外的很合拍,见面不过一小时就成了朋友。

  两人的感情很好,从小学起就是同桌,每天上学放学都一起走,只要看见了一个那另一个肯定在不远处,几乎是形影不离。高妈妈甚至和乔妈妈打趣道,如果一帆是女孩子的话那两家就直接结为亲家好了。

  十二岁的高英杰听着这话脸腾地红了,但依旧悄悄牵着乔一帆的手。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手拉手走的。

  到了初中,兴许是因为年龄大了些,两人不再像小时候那般有亲密的肢体接触,但感情任然如初,好得不行。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每每有人问起为何他们的关系那么好,高英杰都会如此坦诚回答,乔一帆也会附和地点点头,露出与前者无二的微笑。

  他们彼此约定,一个要成为最好的歌手,一个要开最好的花店。

  上了高中后高英杰和乔一帆依旧同校,但可惜的是不同班。从小就热爱音乐的高英杰天赋终于开始展露锋芒,他在校内的十佳歌手比赛中夺得第一,也意外的被来拜访老友的王杰希看中。

  「这样很好啊,英杰被看中了,以后的路就能好走很多。」乔一帆当然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他的好友向来是有什么就第一时间来告诉他。

  反观高英杰却没想象中那么开心,十六七岁的少年一把捉住青梅竹马的手,犹豫了好久才支支吾吾道:「那一帆你怎么办,以后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在一起了。」

  乔一帆噗哧笑出声,伸出空着的手无比自然地揉了揉高英杰的发,弯起眼笑得柔和。

  「感情不会说淡就淡的,这么多年的友谊怎么可能会轻易抹消。我等着你啊,英杰。」

  「不是的……」高英杰咬着下唇,双眼隐藏在刘海的阴影中。

  才不是简单的友谊。

  惊醒的那晚高英杰一直困恼着,头一次失眠。喜欢与愧疚掺杂着背德的罪恶感像是荆棘一般紧紧勒住了他的心脏,不知不觉扎了根。梦里的一切都太过真实,交叠的躯体、凌乱的床单、细碎的呻吟,以及梦中的那个人。

  他在梦里和乔一帆,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最好的朋友,做了那样的事。

  友情不知从何时起变了味,爱情如破土的藤蔓迅速生长。明明是错误的,高英杰却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每每和乔一帆在一起时他都会忍不住多喜欢这个人一点。

  但是绝对不能说出口。

  「我想和一帆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高英杰紧紧握住掌心里属于乔一帆的那只手,「再过两年上了大学就更没时间了。」

  乔一帆眨了眨眼,了然地点点头:「也是,不过英杰要答应我,有什么心事不要瞒着,可以告诉我喔。」

  接着他给了高英杰一个拥抱。

  乔一帆抱得很用力,像要把自己的体温传过去安抚高英杰一样。被抱着的人微微一怔,继而放松下来也回抱住自己喜欢的人。

  「谢谢你,一帆。」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哪怕我怀着对你那样不能言说的情感。

  高英杰把脑袋埋在乔一帆的颈窝里,像小时候一样,仿佛这样就得到了最大的安慰。因此他理所当然的错过了乔一帆脸上的红晕以及眼底一闪而过的,意味不明的情绪。

 
  成为王杰希的徒弟后,才十七岁的少年每天忙得昏天暗地。一开始还能抽空去找自家青梅竹马聊聊,后来连这点时间都没了。因为功课很好高英杰提前休了学,高考对于他来说只要走个形式就好。接下来的几年,高英杰只需要去导师手下进修就行。

  能被如此看重这点完全出乎了高英杰的预料,也就是说,接下来几年基本见不到乔一帆了。于是临行前的那晚少年把暗恋对象约了出来。

  「一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话一开口高英杰就有点后悔了,说好的不暴露呢?

  但既然已经开了头,那也只能豁出去了。暗恋者抬起头直视被暗恋者的双眼,清楚地看见里头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一帆,我喜欢你。」

  「不是好朋友之间的那种,一帆你明白吗?」

  「是想成为恋人的那种。」

  「如果一帆讨厌的话,那就当我没说过吧,反正明天就看不见我了。晚安,一帆。」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也没来得及看对方的反应,高英杰转身就跑,不顾乔一帆在后边的呼喊。

  肯定被讨厌了吧,毕竟之前是那么好的朋友。高英杰把自己埋进被褥中。那就再见了,一帆。

  一别就是五年。

  五年中高英杰已经有了很旺的人气,所有人都很看好这名天赋异禀的年轻人。他从来不缺乏别人的喜欢,然而无人能知高英杰心中其实早已有人。

  就是怕那人讨厌他。

  想到这高英杰又苦笑起来。

  这点小动作自然逃不过王杰希的眼睛,身为长者他有义务帮助自己的学生。不过眼下还是要他放松些为好。

  「英杰,街角有个花店,你手里的花是从那边借来的,方便的话去还一下吧。」王杰希贴心地指指不远处的店铺,「听说那里的老板人也很不错。」

  知道是导师特意留给他平复心情的空间,高英杰感激地点点头,抬脚前往花店一边收拾好了情绪。

  只是刚收拾好的情绪在推开店门的瞬间又乱了。

  花店老板抬眼望向来者,先是愣了愣继而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

  「好久不见。」乔一帆笑道,「英杰。」

  高英杰则是大脑死机的呆在原地,手中那捧玫瑰险些掉落,青年手忙脚乱地接住后继续傻着。

  心心念念的对象如此戏剧化的出现在面前,高英杰不知道这个是惊吓还是惊喜。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导师真有看透人心的能力,故意叫他来的。

  乔一帆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活,走过去站到许久不见的好友面前,伸手接过那束象征着爱情的红玫瑰。

  「呃,好久不见,一帆……」高英杰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不安地回应了之前的问好,说完之后两人都沉默了。
 
  气氛一度陷入尴尬。

  新晋艺人偷偷看着已经比自己矮了些的青梅竹马,却一不小心与他对上了视线。

  「那个……」乔一帆踌躇一下开口打破了沉默。

  高英杰一下子紧张起来。肯定是要说之前那件事。

  「之前那个晚上,英杰你说的是真的吗。」

  果然来了。高英杰硬着头皮答道:「都是真的,一帆,到现在都……」

  「我答应了。」

  「欸?!」

  「我也喜欢英杰。」乔一帆的面颊微红,为了掩饰自己脸红一般开玩笑地指指怀中的捧花,「你都送我玫瑰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高英杰又一次当机了。

  直到乔一帆主动抱住他后才来得及回神,他也紧紧抱住怀里的人。

  一直以来他们就是那样的合拍,就连对对方的感情也是。勒着心脏的荆棘终于松开,藤蔓终于开花。

  明媚如玫瑰。

END.

一点碎碎念:两小时产物,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爆手速!结尾基本上是快睡着的状态所以……但又不知道怎么改,可能过几天再补补。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