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狼夜啸踏草寻

夜安,请看看这儿。原id千草白夏
慎fo预警。
这里归纭渊,cn荨狼,叫我阿夜或阿狼就好,是个透明写手coser,玩语c,偶尔画点画,勉强算是个唱见。是只西伯利亚灰狼。
目前关注凹凸王者刀男。会po些乱七八糟的负能和吐槽,夹杂几张试妆超吃藕见谅。实力精分,我哪知道什么时候正常什么时候发病呀嘻嘻嘻。
PARO狂魔热爱各种PARO,凹凸cp主推锤焱雷卡瑞金双安,【雷卡】【瑞金】洁癖,是个耀厨。王者荣耀惇云only,刀男现在只爱后物狮虎,后藤是我儿子!!!【住口】第五人格杰园和佣医不拆,喜欢鹿头,班恩大叔真可爱【……】
专卡是端一@HD一端反称,她超可爱我吹爆!!!
头像来自@赤盏_芥川幸福研究会,姐妹相认第二天产物噫呜呜噫疯狂打call!
拒绝ky,见一个撕一个:D
什么要骂我亲友?行啊那我就把你怼出圈。
扩列啊……那就这个,2662894329。
已和宿敌分号。
没了,谢谢看这里的你。

#试写的喰种paro,给绮鹅 @绮鹅君 的生贺w虽然貌似迟到了好久qwq
#别名【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咦
#ss级喰种锤x上等搜查官焱
#有流血受伤情节
#是小甜饼【咦

 
  本该寂静的午夜被一声尖锐的悲鸣划破,蛰伏在暗夜中的野兽将他到手的猎物拖回阴影,紧接着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啃噬声。
  流焱放轻脚步,手中的赤色骑士剑型库因克出鞘握于掌中,赫子制成的剑身仿佛有光华流转,带着些炽热温度斩向忙于进食的怪物。
  「呼……解决。」抹了把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焦糖发色的青年摁住耳麦,「凝晶,我这边搞定了,你那边呢。」
  「ok了。」无线电另一端的少女将冰色骑士剑抽出,甩掉上头的血液。
  得知妹妹也顺利完成任务后流焱松了口气,那么,接下来就该回……
  「嘶!」
  突兀一道黑影袭来,敏锐的第六感驱使年轻的喰种搜查官翻身躲开致命攻击,但依旧不可避免的被擦伤了手臂。背后的墙被砸出一个大洞,好在这是无人的建筑,不然会出现新的伤亡。
  新出现的喰种低低咆哮着,黑红赫眼中满是仇恨。流焱吞了吞口水,做搜查官这行的难以避免被寻仇,这不,马上就来了一个。
  耳麦在刚才翻滚时不小心碰掉了,还好死不死地压在碎石下。无法联系凝晶和总部就无法得到支援,流焱捂着流血不止的右手臂,试图拿起武器。
  当然,怒在头上的喰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食尸鬼催动尾赫正打算发起新一轮的进攻,不料被一意料外的天降之物砸倒在地动弹不得。
  「晚上好,搜查官先生。」灰发的喰种维持着一拳把底下喰种摁进地里头的姿势,抬头与流焱打招呼,「怎么,受伤了?」
  我靠。流焱不但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加绷紧神经,甚至还在心里爆了句粗口。他盯着眼前的男人起身收起缠绕在手臂上的白紫赫子,时刻提防这名ss级高危人物可能会做出的危险举动。
  灰发喰种挑挑眉,掩藏在黑色半脸面具下的角似乎还微微勾起。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狼狈的搜查官,黑红赫眼退散露出原本的绛紫。
  「这么防备着我做什么,小流焱?」男人一副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的伤心模样,「我帮你解除了危机——还是那么多次,就不能感谢我一下么,嗯?」
  流焱面无表情:「哦,谢谢你。你可以走了。」
  「就这样?」
  「就,这,样。」流焱咬牙切齿,「雷先生,你三番五次帮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当他还只是个二等搜查官时这名喰种就已经活跃在CCG的通缉榜单上了。自从流焱跟着前辈出任务撞见了夜游的「雷」后,小搜查官悲哀的发现,他貌似惹上了这个不得了的人物。
  回回出任务都有人目击这玩意出没附近,次次要被砍了就高调登场,附带一句令人恶寒的「小流焱」以及迷一样的调戏。
  被称作「雷」的喰种似是不解地眨了眨紫眸,上前一步捉住流焱的左手。
  「因为喜欢啊。」
  他特自然地回答着,也不顾搜查官的反抗动手将CCG统一的白色风衣褪至流焱的手肘,那处伤口明晃晃地暴露在空气中。
  「?!」
  流焱被摁在墙上动弹不得,还未来得及消化刚刚那句话便眼睁睁看着喰种低头摘下面罩,凑过去亲吻还在渗血的伤口。人血对喰种的吸引力有多大他是知道的,难道今天就要这样被吃掉了吗……
  粗糙地舌苔一下一下刮过皮肤,感觉被舔舐的地方燃起不可思议的温度。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令流焱精神恍惚。
  「好了,已经止血啦……怎么,看你这表情似乎很享受?」带着血腥味的吐息撒在耳边将流焱拉回了现实,青年浑身一颤,猛地推开身前的喰种,抬首刚要厉言出口下一秒哑然无声——
  面容出众的灰发男人半阖着漂亮的紫色眼眸,勾着单侧唇角,虎牙微露看起来痞气又有一点可爱。
  对,可爱。流焱被自己惊到了,忙驱赶这令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想法。
  「嘿,嘿,回神了——看呆了吗小流焱?」雷好心地伸手在人发直的琥珀金瞳前晃晃,「你这样我可是会理解成你也喜欢我的。」
  「……谁喜欢你了!」流焱闻言一拳揍向那张俊脸,当然不出所料对方接住了,紧接着他被扯进一个怀抱。温热的,带着甜腥血气的唇覆了上来,侵占着流焱的感官,一时间青年像是中了定身咒语般呆滞。
  他听到声闷闷的轻笑,一条温软湿润的舌头滑进口中,只是简单地在里头勾了圈后便退了出去,只留下隐约甜味。完全称不上是法式热吻的亲吻却也让纯情青年红了脸,更恐怖的是流焱竟觉得自己没有一点反感。
  「雷神之锤,喊我雷锤就行了。」雷神之锤玩味地看着基本上被他俘获的「猎物」,愉快地自报家门,「被你看到了脸,还告诉了你我的名字——」
  「就是我的人啦。」
  将手中的黑色面具塞到依旧处于大脑放空状态的人手里顺带帮他拉好衣服,灰发喰种乐呵跑路了。
 
  因为担心而过来查看状况的凝晶赶到时,发现自家哥哥抱着膝盖靠墙坐在地上,面上有不自然的潮红手中还抓这个什么,就像……就像怀春少女一般。
  噫。
  少女一阵恶寒,把这个诡异的想法赶出脑海忙前去查看双胞胎哥哥的情况。
  「哥……」
  「凝晶,我可能……」流焱出声打断她,声线有一丝颤抖,「我可能,恋爱了。」
  「……哈?」

end.

  凝晶:喵喵喵我们就失联了一会怎么哥哥就被人拐跑了呢???

评论(5)

热度(10)

  1. 早安早安鹿狂狼夜啸踏草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