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狼夜啸踏草寻

夜安,请看看这儿。原id千草白夏
慎fo预警。
这里归纭渊,cn荨狼,叫我阿夜或阿狼就好,是个透明写手coser,玩语c,偶尔画点画,勉强算是个唱见。是只西伯利亚灰狼。
目前关注凹凸王者刀男。会po些乱七八糟的负能和吐槽,夹杂几张试妆超吃藕见谅。实力精分,自说自话。
墙头是雷卡锤焱惇云铠约!最近迷上了free真遥,梦百牛郎织女和月影兄弟真好吃呜呜呜呜【……】第五杰园鹿空佣医,全职于远高乔。paro狂魔,最爱狂情√是个喜欢人外的变态。
专卡是端一@HD一端反称,她超可爱我吹爆!!!
头像来自@赤盏_芥川幸福研究会,姐妹相认第二天产物噫呜呜噫疯狂打call!
拒绝ky,见一个撕一个:D
什么要骂我亲友?行啊那我就把你怼出圈。
扩列啊……那就这个,2662894329。
已和宿敌分号。
没了,谢谢看这里的你。

收到了专卡端端er @HD一端反称 的签绘和明信片!拆开后当场表演原地爆炸x
呜呜呜呜真的太好看了感动死!!!我爱端端一辈子!!!虽然扩列时间不算长但是相处很愉快!【扶我起来我还能接着吹端一老师.jpg】

噫呜呜噫终于!带着小姐姐去解电机,小姐姐真可爱www!

套娃雷试妆,好,好受气……
高p狗了解一下!【……】

【锤焱】小日常(上)


#现代高中生paro,高三锤x高二焱
#试了自己不太擅长的风格?就只是想看这俩人怎么一步一步走到最后的x
#这里雷神之锤简称雷锤就姓雷,双剑姓安【喂】
#依旧ooc破天际!!!【尖叫】
 


  雷锤亲吻了流焱。

  那是放学后的教室,偌大的讲堂中只有他俩一前一后地坐着看书温习功课,伴随着笔尖在纸页上滑动的沙沙声以及翻书发出的轻微响动,雷锤不经意往外瞟了一眼。
  还带着余温的阳光悄悄穿过玻璃,温柔的拂过两人的发梢镀上一层安静的浅色。已经散的差不多的校园中偶尔传来一两声晚归鸟儿的啼鸣,在这偶尔之后就是长久的寂静。

  气氛很适合接吻。

  于是雷锤唤了声「流焱」,趁着对方回头投以询问目光时搁下笔,越过桌子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吻上去。

  男子高中生对于这种肌肤之亲总是有点浪漫的幻想的。刚成为恋人的两人对于彼此还不够了解,但也许一个吻能够拉近距离。青涩的吻技也阻止不了情感的传达,唇瓣相贴舌尖轻触,笨拙地模仿着小说与影片中的片段。

  分开时都觉得脸上发烫,雷锤还好些,流焱则飞快地转了回去。这是他们的初吻,也是对禁忌最初的探索。

  灰发学长舔了舔嘴角,像是在回味刚刚的吻。他起身拖着椅子坐到流焱身边,侧脸轻声问:「还好吗?」

  流焱垂着脑袋,长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令雷锤看不清他的神色。半晌,焦糖色长发的少年摇了摇头,抬手捂住脸。雷锤有些好笑,抬臂去扒流焱的手掌将它握在手心,另一手捧着恋人的脸怜惜地抚摸。

  「果然还是太早了吧,毕竟才交往了半个月……」

  「没关系。」流焱抬起眼,脸上还带着未消退的红晕,鎏金眼瞳直直望着雷锤,「感觉…很好,再来一次吧。」

  雷锤愣了愣,旋即跳起来拉上窗帘锁了门窗,拥住流焱又一次亲吻他。

  流焱是在开学典礼上认识雷锤的。

  说是认识,其实只是单方面的知道罢了。在这所高中,有谁不知道高二有那么个传奇人物呢。

  无论是女生讨论那个人有多帅,做事风格有多酷,还是男生闲聊间透露出一两件那名学长的逸事,或是在哪儿又看到了他的活动,流焱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关于那人的事情。

  可是这关他什么事呢。当时还是高一的流焱耸耸肩,哪个学校都会有这样的人吧。相对于那名学长如何如何,眼下还是如何加入学生会比较重要些。

  学生会面试当天接待流焱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高二男生,灰色短发散乱又神奇的顺眼,高挺鼻梁上架着副黑框眼镜,薄薄玻璃片挡不住后边锐利的紫眸。学长很是和善,提出的问题并没有想象的刁钻态度也很好,偶尔笑起来还能看到两颗长长的虎牙。

  原本紧张得不行的流焱因此放松下来,他本就优秀,准备的又充分,一路下来对答如流,似乎赢得了学长的肯定与好感。

  最后一个问题是自由发挥,灰发学长合上手中的活页夹,好看的手指交叠垫在下巴下,绛紫眼瞳微眯。

  「想必你也知道,小学弟。」高二生开口道,「学校里有个叫雷锤的人,经常让校方头疼不已——他在校外有点势力,这个市的混混基本归他管。如果你遇到了他在校外打架,会怎么做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焦糖发色的高一生总觉得对方笑了一下。流焱定了定神,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阻止他。」

  「不仅仅因为打架这件事情本身不对,还有可能危及生命。在校外打架的地方通常是很少有人路过的地方吧,万一受伤了没来得及得到援助怎么办?」

  「所以啊,要在事态还未恶化的时候让损失变得最小,必要的时候说不定我会先把雷锤学长打趴下,让他没法再去外边打架。当然,前提是我和他认识。」

  「骑士道教会我的不仅仅是惩恶扬善,还有包容恶人,试着去感化他们,如果能成功那便再好不过。」

  流焱一口气说完这串话,放在膝头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他知道这种想法很另类很天真,但是少年依旧坚守着他的骑士道。

  学长久久不语,眯起的双眼看得流焱有些心惊胆战,就怕被否定。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学长竟然「噗嗤」笑了——他一把摘掉黑框眼镜,瘫在椅背上捂着眼睛大笑起来。

  流焱瞬间懵逼,不知所措地看着笑得快要背过气的灰发高二生,甚至惊奇地发现他的头发不单是灰色,里头还夹杂着几缕白。

  三五分钟后负责面试的学长终于堪堪停下,一边抹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对流焱说了几声「抱歉」。

  「很有意思地回答。」学长的语气间还带着些许笑意,一双紫瞳闪闪发光,「告诉我,流焱同学,你想认识那个雷锤么?」

  大约是对方的眼神太过炽热,焦糖发少年神差鬼使地点了点头。

  高二生弯了弯眸,起身走到流焱面前伸出了手,后者莫名感觉他身周的气场变了。学长露出一个可以说得上是痞气的笑容,令流焱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么现在你认识他了,小流焱。」灰发少年轻快地说道,「我是雷锤,新任学生会主席,欢迎你加入我们。」


  凝晶拿笔戳了戳同胞哥哥的手臂,有些担心。好学生流焱平时做作业时注意力会一直集中在题目上,而今天,他已经走神第五次了。

  「哥,你今天好奇怪。」

  浅焦糖发色的少女叼着冰棒,指出了哥哥的异常。流焱这人平时都傻乐傻乐的没什么能让他看起来如此心事重重。被点了名的人搁下笔,什么也没说但破天荒地叹了口气把下巴埋到高领针织毛衣里。
 
  有事,绝对有大事。哥哥心情不好,做妹妹的那个肯定察觉得到。结合了一下这几天流焱在学校里的表现,凝晶立马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哥。」凝晶放下冰棒,一脸严肃地搭上兄长的肩,「你是不是喜欢雷锤学长?」

  流焱浑身一个激灵,立马摆手否定:「不不不怎么可能,我和学长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而已。」

  「那雷锤学长被告白了,哥哥你那么失落干什么。」安家妹妹挑了挑眉。圣诞节那天中午,学校里有个高二的女生当众向雷锤表了白并邀请他一起过圣诞。这不过是件平常的小事罢了——雷锤的人气一直很高,被表白是经常的事。当然,这名学长从来没有答应过,那次也没有例外。

  不过拒绝的理由从一开始的「对不起我们不合适」到「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这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啊。凝晶咬着吃剩的木棍,打算元旦假期结束后去找无定探探风口。

  一旁的流焱还在暗自苦恼着,手机就响起来了。焦糖发少年慢腾腾地伸手拿过手机,来电人正是令自己变得不正常的罪魁祸首。流焱犹豫了两秒,接通了电话。

  「喂,雷锤学长?」

  「晚上好小流焱。」雷锤的声音不知怎的有些虚弱,隐约能听出他在压抑着喘息,「现在有空出来一下吗?」
 
  「学长你在哪!我马上过来你先别动!」流焱一下子跳了起来,险些撞翻椅子。直觉告诉他雷锤是出事了。

  凝晶目送着兄长拿了件外套就风风火火地跑出门,撑着脸颊小声嘀咕句「这还不叫喜欢」。

 
  雷锤倚着墙,尽量放缓呼吸的幅度以免拉扯腹上的刀口。常年打架混战中不是没有被刀砍伤过,这样的伤口倒是头一次。

  半小时前雷锤被无定赶出门去买食材和甜食,图个方便打算抄近路却被在这蹲点的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最后还是把人打得半残扔进了深巷的垃圾桶,但腹部一开始就被划出的刀口失血量有点超乎预料,走到巷口已经是他这不良头子的极限了。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会下意识寻求帮助,等反应过来时雷锤已经拨通了自家学弟的电话。没想到第一时间想到的会是他啊。雷锤勾勾唇,报出大概位置后松了口气,闭上眼打算休息一会节省体力。

  所以当流焱找到雷锤时,险些以为对方要不行了甚至当场差点儿报警,好在雷锤及时拦住了他。

  在雷锤的指示下流焱带着学长去了所黑诊所,医生是个娇小的女性,大半个身子躲在门后,一双黑瞳把流焱打量个便然后指着他问雷锤:「你说的那个?」

  雷锤点点头,原本已经失了血色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我说的那个。」

  「眼光不错。」医生撤开身让他俩进门。流焱搞不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只能闭了嘴把伤者安放到手术台上。

  「让小流焱受惊了还真是不好意思。」灰发少年躺在简易的手术台上,扯出个抱歉的笑容,「不过,请小流焱对外保密这件事好吗?尤其是我弟弟无定,被知道的话说不定又要被念叨了。」

  流焱盯着台子上的人看了一会,鎏金眼瞳显得有些黯淡。平日里和雷锤相处时太过安逸,几乎忘了这人是个会打架的不良。

  「那学长之后又受伤了怎么办?」焦糖发少年握住恋慕之人的手,放在颊侧轻蹭,「我不可能每次都赶得到,万一学长受了比这次还要重的伤甚至……我怎么办?」

  大抵是被这人给吓得不轻,流焱没忍住说出点越界的话来。他没等到雷锤的反应就被医生赶出了手术间,得到点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时间。

  啊,糟糕。少年捂住发红发烫的脸,向来薄脸皮的流焱开始担心之后与学长的相处是否会发生变化。无论如何待会都道个歉吧,少年这么想着,慢吞吞地拿出手机给同胞妹妹发了条「会晚回」的信息,殊不知对方在接到这条信息后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雷锤躺在手术台上,因着麻药的药效还没过去而无力起身。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几下,小个子医生好心帮没法动作的伤员掏出手机调开页面放他面前,还自觉地扭头表示自个儿啥也没看到。雷锤瞥了眼信息,乐得差点笑出声,又顾忌着刚缝合的伤口只能努力憋回去。
 
  『对我哥好点!——from凝晶』

  哎呀。被自家妹妹卖掉咯,流焱学弟。

TBC.

放放自个儿的雷总试妆。
1-6海啸雷
7-8夜猫子雷
9-10给别人举牌用的x
这个故事【啥】告诉我们修容粉拯救世界【……】咳暑假去健身。
想了想还是打了雷总的tag……别打我otz

创了个锤焱群2333欢迎来动物园玩呀!【……】
我和傻狍子都是三党所以深夜出没,绮鹅小姐姐周弧,所以缺一个你!一起唠脑洞交流人设哇xxx
头像随缘,我晚点看看能不能p一个2333

请!!!来槽我!!!的颜!!!

私设安哥,自娱自乐嘻嘻嘻。明天画柠檬。
好久没画画了配色是什么能吃吗。
安哥的花是玫瑰,玫瑰兔。耳朵是二分之一玫瑰花瓣。
柠檬是雏菊兔。
有人来唠脑洞么。

上星期和你们糖糖太太唠脑洞的一点记录xxx可以说是很可爱了w

【雷卡】Dreamland

初次见面,这里是阿狼!
惭愧白嫖了大半年将近九个月的雷卡粮,今天第一次产粮x
是同人曲,填词来自青色方糖太太。经历了一直感冒嗓子发毛电圈麦炸了只能用老式麦克风后期拖延一星期终于弄出来了【泥垢
如上所述,可能……不太好听otz
链接见评论
【雷卡】Dreamland
原曲:STi
翻唱:荨狼
填词:青色方糖 @BLUE CANDY 感谢太太的填词和授权!
后期:虎斑工作室